聚焦 | 事关中小银行!银保监会发声
返 回
发布时间:2022.05.23
来源: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联盟
在这篇文章中:

导读

5月20日,银保监会召开新闻通气会,介绍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一系列成果。对于下一步农村中小银行的监管重点,银保监会将深入推进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化险,持续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2.jpg

银保监会负责人表示,近年来,银保监会坚持严格监管、坚持打早打小、坚持压实各方责任,全力推进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稳妥处置了一批风险点。农村中小银行风险总体可控,整体收敛。

据介绍,2018年以来,银保监会累计处置高风险农村中小银行627家,处置不良贷款2.6万亿元,金额超过前十年的总和。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等部门,创新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举措,向289家农村中小银行注资1334亿元。

此外,银保监会对违规持股、操纵机构正常经营、利用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突出问题加大惩治力度,已累计对4000余名股东限制表决权、责令转让股权60余亿股。严格审慎开展公司治理评估,对存续问题整改不力、新增违规问题的100余家农村中小银行下调评估结果。

农村中小银行面临五大挑战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同时指出,农村中小银行可持续发展依然面临五大方面的挑战。

一是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路径有待完善。农村中小银行党组织层级较低,不同程度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建与业务脱节等问题。

二是股东股权管理和公司治理存在缺陷。农村中小银行股东“小、散、弱”情况普遍,一些机构仍然存在内部人控制、外部人操纵、违规关联交易等问题。农信社省联社定位模糊,履职越位与缺位问题并存。

三是部分地区风险处置资源不足。农村中小银行风险分布很不均衡,部分省区风险突出,但地方经济转型困难,政府财力有限,难以提供化险资金。同时延期还本付息贷款预计有部分将形成不良,风险处置压力进一步增加。

四是风险防控法律制度不健全。我国问题银行处置法规建设比较滞后,高风险机构市场化退出通道不畅。监管部门对银行股东的监督和处罚缺少明确法律授权,隐形股东、代持股权难以穿透识别。

五是县域金融市场竞争激烈。近年来,大型银行等不断下沉经营重心,每个县平均有9家银行展业。农村中小银行人缘地缘、点多面广的传统优势受到冲击,信息科技建设滞后、经营成本较高等短板越发突出,部分机构优质客户流失,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将深入推进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化险

对于下一步农村中小银行的监管重点,上述负责人表示,银保监会将深入推进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化险,持续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一是坚持底线思维,毫不松懈抓好风险防范化解。加强与相关部门协调配合,继续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工作,多渠道补充农村中小银行资本。拓宽风险处置资金来源,合理运用存款保险基金、金融稳定保障基金等,“一行一策”稳妥处置重点高风险机构,确保风险不外溢。丰富不良贷款处置渠道,落实好地方中小银行不良贷款处置支持政策,加快化解不良资产。压实农村中小银行风险处置主体责任,依法让股东和债权人承担风险损失,严防道德风险。

二是坚持改革思维,毫不动摇推进深化改革。指导相关省份加快农村信用改革进程,转变省联社功能定位,建立农村信用社省级机构履职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健全监督约束机制。

加强党的领导与公司治理有机融合,合理设置“三会一层”和专业委员会,构建符合小法人实际、简洁实用的公司治理机制。鼓励优质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适格机构参与并购重组农村中小银行,会同相关部门落实鼓励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支持政策,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原则推动农村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和区域整合。

三是坚持做小做散,改进金融服务能力。进一步优化支农支小定位监管,督促农村中小银行坚守主责主业,精准服务普惠金融和乡村振兴。坚持信贷资金源于当地、用于当地、小额分散原则,不得吸收异地大额存款,不得发放异地贷款,严控大额授信,下沉对本地市场的服务重心。

四是坚持严监管态势,提升监管效能。严把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化险过程中市场准入关口,强化源头管控,防止带病进入市场。

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力求标本兼治

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监管部门也在持续督促和引导城商行坚守定位,回归本源、专注主业,持续整治金融乱象,取得明显成效。

具体到改革化险方面,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称:

一是加大不良处置。2017—2021年,5年间城商行累计处置不良贷款1.8万亿元,是2011年至2016年累计处置量的5.2倍。

二是加大资本补充。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政策工具,已批复为13个省份39家城商行补充城商行资本方案1046亿元。

三是推进改革重组。支持、鼓励地方政府推进辖内机构的改革重组,优化区域金融机构体系。已先后批准组建四川银行、山西银行、辽沈银行,吸收合并了一些风险机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抗风险能力。目前正在推进河南中原银行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等三家城商行。

四是推动引入战投。支持地方政府引入优质地方企业、金融机构作为战略投资者,重组高风险机构。如,广东省、浙江省等地方政府,推动南粤银行、温州银行、宁波东海银行等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善公司治理。

五是实施精准拆弹。依法做好包商银行接管托管及后续处置,目前已终结破产清算程序。蒙商银行顺利组建,总体运行良好。

在推进城商行改革化险的同时,银保监会也力求标本兼治。具体措施包括:

推动城商行全部建立党组织,将党建工作写入党章,建立重大问题党委前置研究机制。如四川银行、山西银行、辽沈银行等新组建银行,纳入省属金融企业全面加强党的领导,由省纪委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强化监督。

加大对股东的穿透审查力度,开展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公开重大违法违规股东,依法清退问题股东,如四川银行依法清理不合格老股东258户。

开展银行业管理人才库建设,支持鼓励从优秀大中型银行引入人才和风控技术。如辽沈银行从招商银行和国有大行引入管理技术和高管团队。

Copyright © 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深圳)联盟保留所有权利 备案号:粤ICP备20021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