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 乡村振兴、不良贷款处置、入股地方中小银行...银保监会一季度新闻发布会回应众多热点问题
返 回
发布时间:2021.04.23
来源:中国银行业杂志
在这篇文章中:

4月16日下午,中国银保监会2021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发布会的主题是介绍一季度银行业保险业发展运行情况,并回答记者关心的问题。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肖远企出席发布会,统信部副主任刘志清、普惠金融部副主任(正局长级)丁晓芳,财险部主任李有祥陪同发布。

下面,“中国银行业杂志”微信公众号摘编整理了发布会的重点内容:

  • 一季度资产和业务保持稳健增长 主要经营和风险指标处于合理区间

1.jpg

统信部刘志清副主任首先介绍了一季度有关情况,他表示,今年以来,我国经济继续保持恢复向好态势,4月16日上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18.3%,表明我国经济稳定恢复。金融支持对经济恢复起到了重要的推动和保障作用,银保监会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助力市场主体渡过难关、恢复正常经营和生活,充分挖掘新动能和新的增长潜力,同时处理好恢复经济与防范风险的关系,银行业保险业保持了平稳运行的良好态势。

一是资产和业务保持稳健增长。一季度末,银行业总资产329.6万亿元,同比增长9.2%。总负债302万亿元,同比增长9.2%。保险业总资产24.3万亿元,同比增长11.7%。银行保险机构资产增速合理适度,既有效满足实体经济恢复发展需要,也避免过快增长加大金融杠杆。一季度,银行保险机构主要业务实现稳健发展,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6%,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增长9.9%,保险资金运用余额22.5万亿元,同比增长15.8%,保险公司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8万亿元,同比增长7.8%。

二是服务实体经济质效进一步提高。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7.7万亿元,同比多增5741亿元,继续保持适度增长,为经济恢复和保市场主体提供稳定资金支持。信贷资金更多流向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和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一季度,银行保险机构新增债券投资约1.7万亿元,为政府和企业债券融资提供有力支持。一季度末,保险业提供保险保障金额2862万亿元,同比增长28.7%。一季度,保险累计赔付支出3951亿元,同比增长30.4%。

三是主要经营和风险指标处于合理区间。一季度末,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较年初增加1183亿元,不良贷款率1.89%,较年初下降0.02个百分点,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81.5%,继续保持在较低水平。银行保险机构流动性总体保持平稳,商业银行流动性覆盖率141.8%,保险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稳定增长。

四是保持较强风险抵御能力。一季度,银行业新提取拨备4399亿元,拨备余额达到6.6万亿元,银行通过发行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工具补充资本1800多亿元。一季度末,银行业拨备覆盖率183.8%,贷款拨备率3.5%。当前,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4.7%,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46.3%,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34.3%,均保持较高水平。一季度,银行业净利润同比增长1.5%,实现了正增长,为保持合理的资本补充和风险抵御能力提供了坚实基础。

他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一中、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在国务院金融委的靠前指挥下,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指导银行保险机构扎实做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各项工作,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断开创银行保险监管工作新局面。


  • 信贷增长平稳适度 结构持续优化

关于一季度信贷运行的特点,刘志清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作为监管者,主要关注信贷三方面的变化情况:一是信贷总量增长的平衡性,信贷增长要与经济增长相适应。二是信贷资源配置的有效性,看信贷是否投向实体经济最有效率、最急迫需要的地方。三是银行放贷的审慎性,就是如何控制好信贷的风险。

他表示,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从目前情况看,一季度银行保险机构投入实体经济的各项资金增长合理适度、效率显著提升,较好满足了实体经济恢复发展需要。

一是信贷增长平稳适度。推动银行根据宏观经济运行状况,适度把握信贷投放节奏,保持信贷规模合理增长,促进经济平稳健康运行。一季度人民币贷款新增7.7万亿元,同比多增5741亿元,增速为12.6%,在去年较高基数上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延续了平稳增长的良好态势,为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增长、市场主体恢复经营创造了良好的金融环境。

二是信贷结构持续优化。新增信贷资源重点向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制造业、科技创新和绿色发展倾斜。一季度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贷款分别增加2万亿、4002亿、1.2万亿。一季度末,科学研究服务业、信息技术服务业贷款同比分别增长22%、18.7%,远超各项贷款增速。加大对绿色环保领域的资金投入,去年末21家主要银行绿色信贷规模近12万亿元。信用贷款规模扩大,一季度末同比增长20%。同时,房地产贷款增速进一步下降,一季度末降至12%,为八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继续低于各项贷款增速。

三是债券投资继续增长。银行保险机构积极推动直接融资发展,加大对国债、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以及企业债券融资等的支持。一季度末银行保险机构债券投资余额达到69.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7万亿元。在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同时,监管部门十分注重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前瞻监测评估各类潜在风险,推动银行按照预期信用损失法足额提取拨备,通过适度利润留存,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银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多种渠道补充银行资本,增强风险抵御和损失吸收能力。保持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推动银行全年不良贷款处置总体多于去年。指导银行落实好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密切监测有关企业经营风险变化情况。稳妥应对部分大型企业债务风险,通过成立债委会、实施债务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多种方式有序化解风险。

他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继续落实好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各项政策措施,进一步提升金融服务质效,指导银行机构加大对科技自立自强、先进制造、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乡村振兴、绿色发展等重点领域的信贷支持,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 避免搞非常规的货币政策 非常规的信贷刺激

 “大家可以看到,在过去这一两年出现疫情以后,西方国家都在搞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搞非正常的货币政策,进行强烈的刺激。但是我们没有,我们还是实行比较正常的货币政策,央行资产负债表略有增长,不像西方很多国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而且我们最后还是保持了银行的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与国民经济发展、GDP的增长保持基本一致。” 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肖远企表示,我们统筹抗疫和复工复产力度并没有减少,金融发挥的作用非常大,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既支持了抗疫以后复工复产,同时也没有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力刺激,有很多原因。从金融方面看,可以有这几个方面:

第一,过去治理影子银行为信贷增长提供了一个很宽裕的空间。打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以来,一直把治理影子银行作为重中之重,同业投资、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理财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类信贷业务经过治理以后都有大幅下降,最近有评级机构发布报告,讲中国的治理影子银行保持了定力,而且到现在为止也在坚守。这是很重要的条件,是我们实现正常的货币信贷政策很重要的条件。

第二,过去这几年,我们每年都处置2万亿-3万亿元不良贷款,去年处置了3.02万亿元不良资产,2018年、2019年都在2.4万亿、2.5万亿元这样的规模。这些年加起来不良贷款处置规模超过12万亿。“不良贷款处置以后一定有新的信贷、新的资金去填补,我们在计算总的贷款余额的时候要把这个回填,实际上我们每处置一个单位的不良贷款就相当于腾出了新的一个单位的贷款空间。所以,处置不良贷款的力度加大可以说有一箭多雕的作用。”首先,化解了银行信用风险,通过各种途径把不良贷款处置掉以后,银行的信用风险大大得到缓释。其次,使信贷增长有了新的空间,为国民经济快速的恢复增长创造有利的条件、提供坚实的基础。

第三,注重发展债券市场、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例。仅从债券市场来讲,过去几年,企业债、地方债、地方政府专项债以及金融债等都有比较快速的增长,银行是债券市场的主要投资主体,增长比较快的债券融资是社会融资规模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社会融资规模中除银行信贷以外,债券是第二个主要品种,占的比例已经非常高了。

他表示,综合这几个方面,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来支持国民经济发展力度没有降低,反而有提高。“同时,我们避免了搞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非常规的信贷刺激,避免了可能带来的负作用。这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经验和体会。”


  • 做好巩固脱贫攻坚 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

普惠金融部副主任(正局长级)丁晓芳表示,银保监会正在会同相关的部门研究制定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推动在“十四五”期间建成具有适应性、可持续、高质量的普惠金融的发展体系。

第一,推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增量提效。一是金融供给增量方面,总的目标是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继续实现增速、户数“两增”,其中五家大型银行要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要继续稳中有降。截至今年3月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45.66万亿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6.81万亿元,同比增速33.87%,较各项贷款增速高21.39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户数2740.04万户,同比增加531.75万户。其中五家大型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55.78%;一季度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5.6%,较2020年下降0.28个百分点。

二是优化结构方面,继续加大首贷、续贷、信用贷款投放,增加对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的中长期信贷支持。要求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2021年新增小微企业法人“首贷户”数量要高于2020年。今年一季度,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新增小微企业法人“首贷户”7.91万户,比去年同期多增3.75万户。

三是机制和能力建设方面,继续深化“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银行内部绩效考核体系中,普惠金融类指标比重占比要不低于10%;大中型商业银行在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中,要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给予不少于50个基点的优惠。进一步细化落实授信尽职免责和不良容忍度要求,同时,综合运用金融科技优化服务,使金融资源精准“滴灌”。

四是发挥保险增信保障功能方面,进一步探索面向小微企业的保单融资产品,稳健发展出口信用保险和国内贸易信用保险。


第二,强化金融服务乡村振兴。一是优化金融服务乡村振兴体系和机制。鼓励银行建立服务乡村振兴的内设机构。鼓励21家会管银行给予普惠型涉农贷款不低于75个基点的内部转移定价优惠。设立三农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分支机构绩效考核当中,乡村振兴相关指标考核权重不低于10%。

二是加大涉农信贷的投放力度。银行业要实现同口径的涉农贷款余额持续增长,农发行、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要实现普惠型涉农贷款的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截至2月末,涉农贷款余额达到39.89万亿元,较年初增长3.27%,农户贷款12.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7%。

三是进一步健全农村信用体系,开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用建档评级工作,力争到2023年能够基本实现全覆盖,也推动有条件的地区完善区域内的涉农信用信息数据平台,进一步破解涉农贷款“缺信息、缺信用”的难题。

四是提升农业保险的服务水平。银保监会正在积极配合财政部研究三大主粮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范围。


第三,做好巩固脱贫攻坚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到去年末,银行业累计发放扶贫小额信贷7100多亿元,金融精准扶贫贷款9.2万亿元,可以说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丁晓芳表示,进入过渡期,将严格按照“四个不摘”的要求,努力实现“四个增长”:一是脱贫地区的贷款余额持续增长,二是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贷款增速高于所在省份的贷款增速,三是脱贫地区农业保险保额持续增加,四是脱贫县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品种稳中有增。3月初,银保监会等四部委已经联合印发了做好过渡期脱贫人口小额信贷工作的文件,下一步还将研究对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金融政策的支持,对脱贫地区继续加大信贷投放,重点支持各地的优势特色产业发展,同时推动开展防止返贫的保险。


  • 今年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减

肖远企表示,今年不良贷款处置的目标肯定是像郭树清主席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讲的“力度不减”。去年是3万多亿的处置,2018年、2019年是2.4万亿、2.5万亿的水平,今年的目标肯定是不低于前几年。

现在除了督促各家银行应核尽核、应处尽处以外,对不良贷款关键还要帮助他们简化畅通处置的渠道、扫清处置的障碍,特别是加强与有关部门合作,在司法认定以及相关程序等方面进一步简化。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推出的批量处置,特别是个人贷款批量处置试点就是其中一个努力,目前这项工作正在按既定的部署推进。

另外,据介绍,《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也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这个《办法》肯定是要出台的,有些意见我们正在进行认真研究,对这个《办法》作进一步完善,等完善好了再出台。”他表示,要把除了银行贷款以外其他的银行承担信用风险的资产都纳入分类里面来,真实地反映银行信贷和非信贷风险,对承担信用风险的非贷款类资产风险也要真实地反映,真实地计量资本,真实地提足拨备。

对于地方金融机构的风险情况,肖远企表示,从目前数据来看,地方金融机构整体经营还是比较稳健的,整体风险也是可控的。但是地方金融机构风险水平差别也比较大,每家机构之间的不平衡性确实是存在的,个别机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特别是不良资产比例比较高,资本缺口也比较大。对此,监管部门一直非常关注也非常重视。过去这些年,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期间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排除了一些风险隐患,也处置了很多高风险机构的风险,维护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但是,因为多种原因,长期历史积累的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就完全彻底地解决,有个别机构目前风险还是比较大。但是我们对风险底数是非常清楚的。再有就是我们处置的手段是非常多的,对这些风险比较高的机构,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一起采取措施,化解这些风险。”他表示,总的来说,就是要采取多种手段和方法,根据每家机构特点,一个机构一个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一定要压实股东的责任,特别是大股东的责任。如果说这些股东特别是大股东存在不当的关联交易、内幕交易,违法违规地把机构的资金非法占有,这些股东必须要承担责任,要进行追偿,同时其入股的股权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 欢迎有专业能力的国内外机构投资者 入股地方中小银行股权

肖远企表示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资本是银行经营的一个基石,我们很重视。银行补充资本无非是两大来源:一是内源性补充资本,二是通过外部渠道。内源性补充主要是靠内部留存,每年银行都有相应的利润留存来补充资本。外源式有很多方法,像股东进一步补充资本,通过在资本市场补充资本,通过发行一些永续债、次级债,在中国市场、海外市场发行都可以,渠道是很多的。“一些地方发行了地方专项债,专门补充中小银行资本,解决了一部分银行资本不足的问题,今年我们还是要继续采取这个措施,还要增加地方债的额度,推动地方政府通过不同的形式,发行专项债来补充银行的资本。”

除了地方专项债以外,其他的途径也是有的。比如地方政府可以通过一些国有资产入股,也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引进市场化的投资者,包括国内的、境外的投资者。“我们特别欢迎有专业能力的国内外机构投资者入股地方中小银行的股权,欢迎有专业特长的,比如在金融某个领域,例如理财、财富管理、风险定价、公司治理等方面有特殊专业能力的这些机构,作为我们地方金融机构的股东,也可以成为大股东”,肖远企表示。


  • 监管部门正在研究推动 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工作

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非常重视绿色金融,很早就发布了绿色信贷指引。过去这几年,非常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开展绿色信贷、绿色保险,这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有的银行也加入了赤道原则,有的银行也采取了实质性的措施来支持减碳、减排放。

具体来说,首先,要求银行保险机构加强数据积累,“ 因为数据积累非常关键,不光是中国,国际上关于气候变化的数据积累时间都比较短,这是国际上一个短板,我们国家的金融机构、企业也面临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做好现阶段数据积累的完备性,同时回溯过去,把过去的尽量补上。” 第二,建立绿色金融的标准。第三,要对可持续性发展的企业,对从事碳达峰、碳中和、帮助减排方面相关工作的企业,给予信贷支持,并在保险合同方面,给予相应的激励。

另外,监管部门也在研究推动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工作,对开发气候友好型绿色金融产品的银行保险机构,在资本占用风险权重方面给予更多优惠,并在绿色信贷的利率,还有可获得性的便利方面,也有别于其他的信贷。


  • P2P在营机构实现清零 后续着力健全网贷风险监管长效机制

据肖远企介绍,目前P2P在营机构实现了清零,也就是说P2P机构已经停止开展新的网贷业务,存量风险得到有序压降。后续主要是做好存量风险处置工作,下一步将从几个方面努力:

一是加大正常退出机构风险化解的力度。首先,加强监测,防止存量机构出现违规展业的情况。

其次,创新工作方法,加大资产处置的力度,综合运用多种方式提高出借人的清偿率,特别要压实各大网贷平台主体责任。同时,正在加快推动更多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加大失信惩戒力度,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依法加快刑事立案的机构资产处置的力度,协调公安、司法等部门加大涉案资产追缴处置的统筹力度,提升案件侦办和审判的效率,做到阳光办案,积极地回应出借人的关切。

三是着力健全网贷风险监管的长效机制。一方面对存量的退出机构加强监测,同时防止新出现P2P类似的机构。另一方面,在立法层面,有关部门正在推动相关的立法,比如推动《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监督管理条例》尽快出台,去年11月公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相关法规、规章将尽快出台,从制度建设方面不断健全监管长效机制。

Copyright © 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深圳)联盟保留所有权利 备案号:粤ICP备20021792号